当前位置:南京飞婕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母来到潇湘馆后看到窗纱旧了,做了什么事情?
红楼梦中贾母来到潇湘馆后看到窗纱旧了,做了什么事情?
2022-09-19

潇湘馆是《红楼梦》大观园中一景,林黛玉寄居荣国府的住所。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这一节内容发生在刘老老进大观园这一回中。贾母带着众人来到潇湘馆,贾母在无意中,看到潇湘馆的窗纱旧了,特意同王夫人提起了此事。

说笑一会,贾母因见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地,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我记得咱们先有四五样颜色糊窗的纱呢。明儿给她把这窗上的换了。”

贾母对王夫人如此说,之所以让人难以理解,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此事荣国府的大小事,都是由王熙凤代理的。王夫人虽然是管家,但这样的事不归她管。

因此,正常来说,即使贾母要吩咐人更换潇湘馆的窗纱,也是吩咐凤姐才对。

当然,小白在此也有个人的理解。那就是贾府尊重王夫人。为何这样说呢?

如果我们把贾府看成一个公司,那么贾母就是其中的董事长,而王夫人,是总经理,王熙凤则是总经理助手。董事长看到公司中的不妥之处,第一个应该找谁?自然是找总经理了,试想,如果直接跳过总经理去谈此事,她又会是怎么的感受了?肯定被冷落吧。

当然,这样的观点也只是片面的。要分析贾母真正的用意,我们需要结合当时的情境,从贾母带着众人进入潇湘馆那一刻开始。

贾府为元春修建大观园,元春省亲后,回到宫中,突然想到,将这样风景优美的大观园封闭起来有点奢侈,加上薛、林以及众姐妹文采又这么好,虽然她特意下了一道口谕,让父亲贾政安排他们入住大观园。

其中,贾宝玉挑选了怡红院。薛宝钗、林黛玉分别挑选了元春最喜欢的潇湘馆和蘅芜苑。

在原文中,刘老老进大观园,应该是王夫人第一次进入潇湘馆,然而,当林黛玉这个东道主准备为她上茶时,她却直接拒绝了。

紫鹃早打起湘帘,贾母等进来坐下。林黛玉亲自用小茶盘捧了一盖碗茶来奉与贾母。王夫人道:”我们不吃茶,姑娘不用倒了。“林黛玉听说,便命丫头把自己窗下常坐的一张椅子挪到下首,请王夫人坐了。

茶在《红楼梦》中的出场非常多,它是最常见的待客之道。贾宝玉生日时,小姐丫鬟挤破了门,前来拜寿,贾宝玉便忙着让下人,赶快上好茶;贾母带着刘姥姥以及众人,来到栊翠庵,因为刚吃了酒,所以贾母不愿意进里屋去担心冲了菩萨。

但同样,她让妙玉拿出最好的茶来款待她们。贾母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出于一种对妙玉的尊重。

或许,我们从这便能明白,王夫人拒绝林黛玉的茶,有多么的失礼了。

王夫人是林黛玉的二舅妈,放在今天,可以算是非常亲的关系了;只是在王夫人心中,她对林黛玉的态度,从来就没好过。林妹妹六岁多进入荣国府,王夫人连一句安慰她的话都没有,却一再强调,让她离贾宝玉远一点。

而对于薛宝钗,她的态度却大不一样。周瑞家的送走刘姥姥后,来回王夫人,询问之下才得知,她在梨香院,也就是宝钗居住的房间。

王夫人是薛宝钗的姑妈,她与薛姨妈是亲姐妹。

贾母是林黛玉的亲外祖母,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是贾母众多儿女中所疼爱的其中一个。

贾母对待薛宝钗如何?薛姨妈拖家带口来到贾府,贾政将他们安排在荣国公暮年的修养的梨香院,贾母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薛宝钗十五岁生日,贾母同样特意拿出了二十两银子为其过生。

从这我们可以看出,尽管我们无法判断贾母究竟是否真心喜欢薛宝钗,但她在表面上所展示出来的,却是对她的友好。

而反感王夫人对林黛玉的态度?连一杯茶都不愿意接受?是不是太过刻意,作为林黛玉在了贾府之中唯一维护她的外祖母,贾母当然不能让她如此的没面子。

所以,让王夫人替林妹妹换窗纱是贾母特意为之,其实这件事完全可以得到众人不在的时候,她们婆媳之间聊天时说起,但她偏要选择这个时间点,很显然,是在为林黛玉挽回面子。

其实,对于王夫人拒绝林黛玉敬茶一事,贾母还做了一件比这更刻意、更明显的事,那就是带着众人来到蘅芜苑。

在贾母的计划中,原本没有前往蘅芜苑的打算,是临时决定的。在她们撑船准备前往秋爽斋时,贾母突然想起了薛宝钗的住所,所以特意带着众人来到了蘅芜苑。

在蘅芜苑,贾母对薛宝钗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往日的尊重显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她毫不掩饰的数落和指责。

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她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都退回去了。”薛姨妈也笑说:“她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贾母摇头说:“使不得。虽然她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